搜索
中国摄像网 中国摄像网 专题片 查看内容

历史纪录片中的艺术交叉

2010-10-17 00:24| 发布者: 浪涛| 查看: 42343| 评论: 0|原作者: 视觉印象

作者:宁波电视台  孙武军
    电视出现之后,在电视历史纪录片的创作中,与电影有着同样的艺术探索。尤其是处在今天信息化的时代,处在广大受众对于视觉艺术有着更多要求的时代,各种艺术种类比以往更丰富也更迅速地相互接近,电视历史纪录片在保持传统与经典的忠实性和资料性的同时,不可避免地进行着各种艺术形式交叉的探索。历史纪录片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丰富,它正在由一个十分清晰的独立体裁,走向更为“模糊化”、“宽泛化”的交叉体裁。
    结构:客观与主观
    历史纪录片的结构,最为经典的是走时间线,或者以时空转换来进行布局安排。这个原因很简单,因为历史本身就是一个时间概念,而记录的最大要素便是条理清晰。将一个历史事件或历史人物叙述清楚,最为方便也最为合理的,便是依时间线索进行。时间的顺序,这似乎是客观世界中最为突出的结构,因此我们可以把以时间为线索的结构称为“客观结构”。这种“编年体”式的结构,至今也无法完全破除,仍有一大批的作品采用这种结构。国外《传奇》栏目的许多作品就是如此。
    这是很好理解的。一种体裁的产生,必然有着这种体裁独有的要素。而历史纪录片的要素首先是真实,你纪录的是一个真实的东西,而这个真实的东西并不是你自己说它是真实的就可以了,而是要充分的史料作为证据来证实的。在历史纪录片中,时间与空间实际上成了一个确凿的证据,是无法去掉的。
    但是,历史纪录片这种时空转换的客观结构,尽管有着它极大的合理性和可操作性,我们仍然可以对它进行艺术的交叉,或者也可以称为“艺术的交融”。而其中,最为贴近真实的交叉,便是如《探索与发现》栏目主编王林所说的,大胆使用故事片的叙事方式,突出悬念、细节、铺垫、重复、冲突、节奏等等元素,使纪录片在这种“编剧手法”下具有一种故事片的结构元素和特征。这种结构目的是最大可能地吸引受众身处事件之中,情绪紧随如同剧情的真实情节一起起伏变化,使纪录片如同故事片一样好看。
    时空结构在文本上,是一种类于记叙文的结构,它脉络清晰,条理分明,但是处于一种被动状态,作者始终被客观时间和事件左右,难以发挥作者的主观思想和感情。当然,历史纪录片可以尽量不动感情,客观纪录,让事实说话;但是如果你已经为这一历史所感动,实在不满足于不动声色时,你就可以尝试以其它的文体形式进行艺术交叉,比如散文。
    散文,周作人称为“美文”。这一文体的美是多方面的,在结构上就是“形散神不散”。这种结构是以作者的主观思绪为线索的,它是一种情感逻辑的产物,时空可以为作者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这一结构的好处便是表达较为自由,易形成一种进出自如的洒脱感。这一思绪的主观结构与时空的客观结构进行巧妙交叉,形成有机结合,历史纪录片便会具有一种电视艺术片甚至电视散文的美感。
    “又有许多人被这个钢铁的庞然大物带到了这座中国东南沿海的富裕城市。他们的目光,热切地盯住的,是前方的城市,是一些和他们的未来有关的事物,而对把他们带到这个地方的火车,早就被他们轻轻地抛在了身后,它只是他们要奔向前方的一个工具,他们买了票,乘上车,到达了目的地,下了车,对于他们,火车就是这些。而车站,同样只是一个匆匆过往的地点,在这里,不会留下什么,他们要做的,只是能尽快地离开这里。……”
    我在历史纪录片《火车开往宁波》中以这样的散文化语句开头。片子记叙的是宁波火车的历史。它和近代中国的火车历史一样,充满屈辱、艰难和振兴国运的梦想。奇怪的是,火车和火车站,尤其是老式的火车和火车站,具有一种怀旧感,能引起我们许多人浓浓的情愫。我正是在一种对于近代中国铁路、火车、车站的浓郁的情怀中,写下这样的开头,把片子结构引入到一种散文化的形态之中。使片子既不背离客观历史的真实性和史料价值,同时也能表达我个人对于宁波火车以至于中国火车这段历史的一种感慨和感悟。

1234下一页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