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摄像网 中国摄像网 纪录片 查看内容

论纪录片的表意

2010-10-19 22:39| 发布者: 浪涛| 查看: 2830| 评论: 0|原作者: 视觉印象

作者:德清广播电视台  潘建明
    在纪录片创作领域提出“表意论”概念,是指对“主题”做怎样的“表达”或能做怎样的“表达”的探讨。我们所指的“表意”更多的是从文本出发,认为影像语言是一种非常特殊、且有着非凡魅力的语言形态,我们探讨的目的是如何运用各种艺术要素,进一步拓宽纪录片的创作空间,营造纪录片可持续发展的生态空间。也许有人会担心,纪录片创作一旦提倡“表意”,那拍出来的纪录片还会是原来意义上的纪录片吗?纪录片的“真实性”是否还要坚持?众所周知,纪录片创作由于受当代世界各种文化思潮的影响,所形成的各种流派之间的争论一直存在,各种理论之间的碰撞更是在所难免。譬如,从巴赞的“最大限度的守候、等待”的“纪实论”,再到格里尔逊“创造性处理现实”的“表意论”以及伊文思等人把艺术的构成规则运用于纪录片的“西方前卫主义”创作实践,使纪录片的创作不再拘泥于一种形式、局限于一种理论,甚至于纪录片的“真实性”也有了新的解读:认为“真实性”从“认识论”角度看,“存在是真实性的基础”,但是,“存在的真实性”由于每个人的立场、观点、学养、需求和利益不同而有不同的理解和解释。同样一件事物,由于创作者的价值观、艺术观不同,他们所创作出来的作品也会千差万别。即使是严格按“纪实”创作的作品,同样包含了作者的主观判断和选择,仅仅就这一点而言,纪录片的“真实性”只是相对的,而不是绝对的。但这并不是说“艺术的真实”可以取代“生活的真实”,创作者可以凭空想象,胡编乱造,可以推翻纪录片的核心价值——真实性。对于纪录片的真实性要求,“表意论”和“纪实论”一样,同样遵循“现实存在”这一原则。所不同的是,“表意论”更多地关注创作者在整个创作过程中角色的重要性,更强调使用丰富多样的艺术手段,把“现实的影像”做更精彩的表达。从“表意”角度看,如果把整个复杂且灵动的创作过程简单刻板的受制于“守候、等待”,要求镜头“不做切割”,显然走进了“机械唯物论”的误区。因为,它否定了创作者创造性地运用影像元素创造出更生动更丰满、对生活更有认知价值的艺术形象的可能性。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们在强化纪录片的“纪实性”的同时,却忽视了它另外一个属性:即艺术性。时至今日,担心强调纪录片的艺术性是否会削弱或偏离纪录片的“原状性”的人大有人在。其实,纪录片借鉴电影、戏剧、文学等艺术样式的表意手法,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了。在这一方面,本人在创作《路长情更长》深有体会。这部曾获2005年度浙江省优秀长纪录片一等奖的作品,曾给专家、观众留有深刻印象。2006年,我又创作了另一部长纪录片《第667 场演出》又获得成功。这两部片子是在总结了第一部片子《教授牧羊》的基础上,较好地实现了由“纪实”努力向“表意”的靠扰才获得的成功。在遵循“本质真实”的基础上,我特别强化了创作者的主观“表意”能动性,调动一切艺术手段,为“表意”服务,使源于生活的影像元素在“表意”的统领下,得到了艺术升华,从而使人物变得更鲜活,情节变得更动人,充分彰显了纪录片所独有的艺术魅力。

1234下一页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