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索
中国摄像网 中国摄像网 纪录片 查看内容

灾后重建中的村民纪录片价值探析

2011-2-4 23:34| 发布者: 浪涛| 查看: 2314| 评论: 0|原作者: 视觉印象

作者:电子科技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  韩鸿  曾明英
    “ 5·12”汶川特大地震已经过去两周年,灾后重建也进入了最后冲刺阶段。在灾后重建过程中,除了物质家园的建设之外,精神家园的重建也令人关注。笔者在灾后调研中发现,一批记录灾后重建、反映灾民心声的由村民拍摄的纪录片在灾区颇受欢迎,并在灾后的社区融合、心理缓释、文化保护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那么这批村民纪录片与常规的纪录片有什么不同?反映了哪些内容?产生了哪些社会效果?对中国纪录影像的发展有哪些推进?这是本文所关注的话题。


    一、灾后重建村民纪录片的基本类型
    灾情发生后,身处灾区的村民在参与灾后重建的各种救助机构的帮助下,积极参与到灾后重建中,各种新的传播工具和宣传方式也在其中得到运用,村民纪录片即是其中之一,并主要表现为以下三种类型:
    1.灾后重建的社区工作方法
    把村民纪录片作为一种新的社区工作方法,是灾后重建中社区建设的一种新尝试。汶川地震之后,“ 5·12民间救助服务中心”与北京梁漱溟乡村建设中心、茂县社区可持续发展促进会、爱白成都青年活动中心等五个在灾区工作的救助机构合作,在汶川县映秀镇、彭州市小鱼洞镇、茂县松坪沟乡等五个受灾地区,通过协助灾民自拍自编记录社区灾后重建的方式开展“灾民自拍社区故事”活动,了解灾民对自己社区和文化的认识,了解他们的关注、期盼与困难,记录和思考社区灾后重建的过程。这些组织的志愿者协助灾民自己拍摄社区重建进程,通过灾民的视角记录灾后重建的故事,促进灾民和成员机构对当地社区发展的思考。从2008年11月启动至今,该项活动已经完成了两个阶段的拍摄,共完成十部村民自拍自编的纪录片,先后两次在参与拍摄的各项目点巡回放映。在放映过程中,社区讨论围绕影片记录的社区议题,反思可持续的生产生活重建道路,为村民提供了一个讨论、交流、学习的平台。在阿坝州小金县美沃乡和尚村的重建中,民间组织“社区伙伴”也把社区拍摄作为社区建设的一种手法,进行社区组织工作,试图通过对修路等灾后重建场景的拍摄,开展村民的能力建设,使社区在互动中从更高层次上认识到保护生态环境的重要性。
    2.重建过程的记录
    “ 5·12”地震后,山水自然保护中心(以下简称“山水”)把灾后救援的重心从初期的物资援助调整到关注受灾保护区及周边社区的灾后重建和能力建设上,并在彭州白水河中坝村、卧龙三江镇等地建立了“社区灾后重建中心”,为受灾社区配备发电机、电视、手机充电设备和工作人员,使该中心成为社区了解、交流外界信息的平台,满足社区短期文化生活需求(包括儿童教育),通过组织文化活动重建社区的凝聚力,并动员社区积极开展生产自救。在此基础上,“山水”与卧龙保护区、白水河保护区、唐家河保护区等四川五个自然保护区合作,共同启动了“灾后社区生态文明重建项目”,并推出了“我们是主角——灾后社区生态文明重建影像纪录行动”,鼓励村民自己用DV记录重建家园的过程,直观、生动地记录了在灾后重建中发生的点点滴滴,推动受灾村民组织起来共同应对困境,借此搭建社区与外界的交流平台,以影像的方式帮助灾区群众走出灾难的阴影①。
    经过三个多月的拍摄,来自五个社区和五个保护区的十名学员,制作了十部纪录片,并在各社区之间进行了巡回展映和交流活动,进而到北京、成都等大城市进行展映。这些来自第一线的震后影像资料,成为当地灾后重建工作真实而珍贵的记录。这些记录老百姓身边事并以他们自己为主角的影像故事在丰富了社区精神文化生活的同时,也唤起了媒体、社会公众对灾区重建工作的持续关注和后续支持。
    3.灾民意愿的表达
    黑虎羌寨是四川阿坝地区著名的碉楼聚集群,有近千年的历史,至今当地少数民族羌族仍然居住在那里。“5 ·12”地震之后,正在申请联合国世界文化遗产的茂县黑虎乡鹰嘴河碉楼受到严重破坏,羌民灾后重建的需要与所居住碉楼的文物保护问题发生了冲突。由于各级政府对于这个地方重建的方案迟迟未能出台,当地村民处于无所适从状态。当地乡政府出于旅游开发的考虑,准备将村民搬出世代居住的碉楼,然后对羌寨进行整体开发,但是给村民的相应赔偿和补助又少得不令村民满意,当地村民找不到渠道表达自己的诉求。在调研过程中,笔者在当地住了七天时间,把摄像机交给当地村民,由他们自己讲述自己面临的受灾状况。面对是否重建、何时重建、如何重建的问题,八位村民提出了自己的疑问,表达了自己的看法,同时也对当地的旅游开发表达了自己的期待。这部名为《黑虎羌寨我的家》的纪录片的片长约十分钟,随后上交至省文化厅有关灾后重建部门,为省文物局等政府部门的重建规划提供决策参考。

123下一页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